Psamathe

desperado

【全职/双花/工作背景/欢乐逗】喂,隔壁的。【完结】

Dasiv:

喂,隔壁的【完结】




副标题:感谢追到今天的你们。


BGM:【平凡之路】http://music.baidu.com/song/121523276


开始了每天小广告的日子:【喂,隔壁的】本宣请戳通贩地址请戳


 




2015.4.22




12.


张佳乐后来回家过的年


听家里人念叨两句实话实说确实习惯了。


好的一方面就是张佳乐的家人对别人提起自己在北京工作的时候还是挺自豪的


坏的一面是……


“哎,听说你儿子搞设计的啊,我家正好要装修,给我们设计设计呗。”


……


这个谣言到底是怎么传起来的


张佳乐泪流满面地问。


 


11.


“后来呢?你给他设计没?”孙哲平在电话里幸灾乐祸地问。


“我设计个毛,我会吗?”张佳乐诚实地说。


不过最后张佳乐其实还是给设计了


因为那个人是这么说的


“没事,你就随便画两笔就行,随便弄。”


“随便?”张佳乐问。


“对啊对啊。”对方点点头。


然后张佳乐一咬牙心一横说行,我给你弄。


 


10.


后来张佳乐把设计图留在了家里。


让家里人转交给那个要他设计装修的。


再然后张佳乐就一溜烟的拎着行李杀回了北京。


因为那个设计图上有两个字。


随便


然后一行小字


你说的。


 


9.
其实张佳乐和孙哲平再回家过年的时候已经有了第二个愈演愈烈的话题。


那就是谈恋爱。


然后张佳乐算了算自己和对方的岁数


依然是被人称作了大龄青年的圈子。


好像有那么一点惨。


张佳乐喜欢迂回,拐弯抹角说想养动物。


“我告诉你!不许再从外面带回来能喘气的!虫子都不行!”张佳乐的家人愤怒地说。


“不许从外面带回来能喘气的,那我更不用谈女朋友了,就这么定了!”张佳乐开心地说。


用孙哲平的话说,那是他第一次觉得张佳乐的智商居然上线了。


至于张佳乐大过年吃了一星期的素菜,另当别论。


 


8.


“那你怎么跟家里人说的。”张佳乐不耻下问地求教。


“哦。我说没时间。”孙哲平答。


“就这样?”张佳乐问。


“就这样。”孙哲平答。


不过孙哲平说的的确是实话。


大年夜的全家人聚在一起看春晚聊天吃饭搓麻。


谁有时间说你这破烂事。


特别是孙哲平还赢了一局又一局。


 


7.


张佳乐在回北京之前经历了他工作这些年的第一次跳槽。


其实俗话说的好


跳槽越频繁,工资价越高。


当然,跳槽太不稳一脚踩空的除外。


 


6.


其实怎么说呢。


张佳乐觉得新跳槽的这个地方有些尴尬。


“天道好轮回啊……”张佳乐看了眼公司发来的邮件感慨。


“轻车熟路啊。”孙哲平看了眼张佳乐感慨。


“我靠你怎么又回来了?!”第二天张佳乐上班的时候公司里的人绝望地感慨。


“我有这么招人烦?”张佳乐无语地问。


“不,他们只是盼着能来个妹子。”孙哲平淡定地说。


张佳乐泪流满面。


 


5.


所以后来制作人进来一脸正经八百的给人介绍。


来来,这是来我们公司的新员工。


很多人看看张佳乐。


很多人看看孙哲平。


最后决定要不还是把制作人干掉泄私愤比较好。


“不赖我啊,又不是每一个美术都能跟孙哲平用象声词来交流!”制作人宁死不屈的据理力争。


“这和你招过来一个妹子冲突吗?!”群众们愤怒地高呼。


然后张佳乐和孙哲平数了数。


公司里有老面孔,有新面孔。


光棍的数量好像还是那么多。


所以说,这么多年都过去了。


大家其实还都挺贼心不死的。


 


4.


张佳乐的办公桌还在孙哲平对面。


张佳乐收拾了一下东西坐下了。


再然后张佳乐瞅见孙哲桌上那盆仙人掌。


就是当初被自己拿美工刀切开的那个。


长得特别好。


 


3.


“什么感觉?”孙哲平隔着电脑问了句。


“什么都没变。”张佳乐隔着电脑回了句。


 


2.


孙哲平在夏天的时候开始收拾东西。


家里人去了别处,离京半年。


“你回去看家?”张佳乐问。


“嗯,我家那狗他们没带走,接回来这养它又跑不开。”孙哲平说。


过了十分钟之后孙哲平瞅了眼张佳乐,像看弱智似的那种。


“看什么呢,收拾东西去。”孙哲平说。


 


1.


“你不是想在四合院里吃西瓜么。”


 


0.


这是张佳乐认识孙哲平的第六个夏天。


 


--END--


 


关于作者最后的吐槽


 


1.


我知道这个结局一定会被彻底谈人生。


这是一个会注定被谈人生的本子。


我其实已经预感到了。


哦不对,我TIME也被谈过人生。


啊,我果然是专业谈人生的。


不对跑题了。


所以


我先来以死谢罪一下。


谢罪。


谢罪。


谢罪。


好了,正式的唠嗑我们从第二段开始说。


 


2.


写这段话的时候我其实还有点没意识到


啊,这个文


完结了。


感觉过的有点快


然后我看了一下手机,认真的数了数


哦这个文


我足足写了半年。


我想起我文里最爱说的那句话


时间过的真的特别快。


 


3.


其实我很少开着音乐写东西。


因为我一般听也是听相声,偶尔混一两段京剧。


哦对了苗阜王声的相声我要推荐一下,挺好的


然后他们俩带出来那对儿好苗子也不错


卢海乐和李木头


心情不好的时候听听这些挺不错。


呃……当然


我的意思并不是说我在写结尾的时候在听相声


靠,又跑题了。


 


4.


写结尾的时候听的是平凡之路


我特意把这首歌开了单曲循环。


然后在脑海里把这两个人这六年的故事过了一遍。


并没有太多的大起大落,乃至于大喜大悲,但是看起来故事发展的又那么的跳脱而不可控。


当时我和我朋友说


我想这才是生活吧。


其实有很多人和我讨论过这两个人的感情主线


也有很多人盼望着这俩能走在一起


所谓的……超乎友谊的爱情。


其实结尾我想了特别久


到了最后我还是选择了没点明


因为我脑补了很久,我想不出孙哲平该怎么开口提这件事


(毕竟我笔下的这个张佳乐,情商实在不在主动开口的可选范围之内。)


“张佳乐你跟了我吧!”


“走哪?吃肉?”


……总感觉走错了什么奇怪的片场。


你们说是不是。


 


5.


我总是觉得孙哲平和张佳乐这两个人大概最有看点的并不在于他们的感情关系


而在于他们的相处模式


一定会达成的承诺和毫无保留的信任。


我想不出他们如何表白牵手接吻拥抱。


但是我能想到这两个人一起打游戏,直到最后,一方睡着


另一方揉着眼睛打着哈欠地推搡着说


“去,起来回屋睡去。”


再比如说


两个人一起拿着游戏机打联机


“你困吗?”


“还行。”


“再来一把。”


然后俩人头靠头就那么一起睡了。


这其实是我能想到的最美好的光景。


 


6.


其实朋友有句话说的好


这俩人其实就是这么个相濡以沫的样子


我说对啊


其实爱情到最后融入为的就是亲情。


孙哲平和张佳乐的这种关系算不算爱情


我不好说


但是在我看来他们已经把对方跟在自己身边当成了一种习惯


其实这样也挺好的。


就好像一对儿没头脑和不高兴似的


因为有你在,所以没惦记过结婚,没惦记过别的。


相互抱怨一下家里老人又念叨了


自己却连琢磨一下的心思都没有。


毕竟岁数在这里


说到底是二十多岁的小青年


至于未来说不说破这层纸


其实总感觉也都无所谓


自然而然的事了。


我很喜欢一句话,有点半开玩笑的意味


“都老夫老夫的了。还学小年轻的较劲这干什么。”


我觉得这话一定是孙哲平说的


坐在四合院里切西瓜,得空了挥两下蒲扇


因为张佳乐招蚊子。


 


7.


这是一个欢乐向的结局


所以我想最后张佳乐一定还会留在北京


就算走了也还会回来。


要是过了三十五,你单身我单身,一起搭伙过日子


最后变成两个疯疯癫癫的老头子。


弄个轮椅去逛公园,谁推着谁往前走


划拳。


 


8.


这是我能想的最现实而又听着就特理想化的结局


我并不想写什么他们如何说服家长,如何获得亲人祝福。


因为这听起来是那么的梦幻与不真实。


所以我不敢去这么写


这是我所没有的经历。


至少从我的角度来看,从当下角度来看


在大部分家庭中


这种事对家人都会造成极大的伤害。


每一个人都会很痛


所以我决定绕开,不去写。


 


9.


其实有时候总会看到有人留言


或者在群里忽然讨论起来


“文里的这件事我也发生过!”


或者这个这个如何如何,这个让我想起了什么!


我很喜欢这种共鸣感


我无比迫切的想带给别人一种感受


那就是这两个人是真实存在的。


 


10.


平凡之路是首好歌。


我总能想象到这样或者那样的画面。


比如张佳乐从昆明跑到北京


拿着文凭和简历


在北京城里来回转悠


挤着人挤人人挨人的地铁和公交。


面对一家又一家公司的面试。


比如孙哲平当年拿着行李离开自己住的那个四合院


留给家里人一个无比叛逆与潇洒的背影。


但是当大门真关上的时候


他还是会回头看一眼


其实大概家里人永远不知道


这个当时只有十八岁的少年其实也说了一句


再见。


是再见,而不是再也不见。


其实真的挺好的。


 


11.


再比如这两个人终于相遇了


乃至于到后来


深夜回家的加班党


每天早晨爬起来风风火火往公司跑。


最痛恨堵车的上班族


我甚至总能想到一开始两个人一起上班的时候


孙哲平按着方向盘气不打一处来。


想不好先骂对方起晚了好


还是骂一共就那么几个红灯全赶上了好。


最后张佳乐淡定的拿出手机看了眼然后叹口气


“完了,迟到了。”


“所以一会儿早饭咱俩吃什么。”


 


12.


这就是我们身边会发生的事


这就是我们总能见到的人。


其实他们就在我们的生活里。


其实只是我们不知道。


他们有他们的生活。


我们有我们的生活。


但是也许终有一日我们会在等车,买饭,甚至做其他的事的时候


看到这样的两个人。


也许我们真的会会心一笑


啊,这两个人


有点像孙哲平和张佳乐。


其实,也许他们真的就是。


 


13.


让我来想想我写这个文的初衷是什么?


大概是梦想吧。


而孙哲平和张佳乐又恰好是两个完全独立的典型。


我想孙哲平多少是有那么些傲骨的一个人。


他是一个比张佳乐更早明白社会与学校差异的人


他明白社会上的现实与复杂


但是不屑一顾。


而张佳乐让我来想想怎么说


我们姑且来用美好这个词来形容好了。


张佳乐把一切都想的很简单


甚至理想化。


他相信任何事情都只需要用努力来解决,来证明


就一定能有好的结果。


孙哲平说过张佳乐想的少


却还是选择了维护


以一种就算是开除也可以的方式。


 


14.


其实我相信很多人对于梦想的初衷都很像这样的两个人


或者像孙哲平。


或者像张佳乐。


但是渐渐渐渐。


我们从上小学初中高中盼望到上大学。。


我们从大学盼望着工作


当我们工作了,多少都会有感慨好想退休的光景。


就像制作人说的那样。


摸爬滚打这么多年却还不如两个小年轻。


有多少人慢慢的已经忘记了自己过去的样子。


我一开始曾经遗憾地说


我们之所以会变成这样,就是因为我们身边没有这样一个人。


但是后来我觉得这个说法太片面了。


我们真正缺的是这样一个人吗?


其实我们只是忘记了自己当初梦想的那道光。


 


15.


很多人都说


只有走入了社会,才明白梦想是可以拆开的


拆开变成了梦和想


所以有时候总会觉得梦想是一个廉价的话题。


但实际上真的有那么廉价吗?


并不是。


因为社会交给我们的是现实,如何脚踏实地的让自己的梦想变成现实。


其实被现实打碎的梦想只有两种


一种是自身放弃的借口。


一种是它本身就不过是个梦。


仅此而已。


 


16.


我想他们的故事我还会写很多


至少下一个本子我已经开始整理思路了。


我跟朋友说我下一个本子会写大学。


我想试试


让两个人在人生的不同阶段认识。


我想试试都写出来


那都会是一副怎样的光景。


朋友当时大呼一声我靠你到底是有多爱这两个人啊!


 


17.


我当时没告诉他


我说搞不好等过个几年再回来呢。


我可能会把这个隔壁的故事捡起来


写写他们的几年后。


 


18.


所有的故事都是一个结束。


却又是一个开始。


我觉得这样真的很好。


 


19.


当我写到这里的时候我看了一眼时间


2015年1月24日。下午1点54分。


2014年的这个时候,差不多刚刚开始写这两个人


算算写了也一年了。


还会写下去吗?


还会写下去。


如果可以


我愿意一直一直写下去。


 


20.


想起曾经有一个孩子问过我一个问题


特好玩


他被人安利了我的TIME


然后很认真地问我


你是作家吗?


当时笑的我前仰后合


我说我不是啊,我是个说相声的。


 


21.


其实现在我真的很想说


倘若我有一个愿望


那大概就是我想做一个能让人开心的同人画手,同人写手。


再具体一点?


我想做一个能让人开心的同人画手,同人写手


去画双花。


去写双花。


仅此而已。


 


22.


感谢所有看到这里的人。


感谢所有看完我这个犹如相声却又像自说自话一样的本子。


感谢所有帮我本子校对排版画图的朋友们。


感谢看了这个本子的你们。


如果可以的话


我们在下一个坑见。




Dasiv


2015.1.24


14::31


---


以上是当时的FT


好像把该说的都说尽了,那最后,在LFT也迎来这篇文完结的时候


我就再来唠两句


特别感谢把这篇文看完的人


也许你还在上学,也许你准备工作,也许你和我一样已经工作。


不同的阶段会有不同的感悟


但是,无论怎样


如果这篇文让你们跟着文里的他们一起开心过,难过过,甚至有所触动过。


那我值了。


很多追文的姑娘们都很可爱,都说


感谢Dasiv写了这篇文。


但是我却也要说


乃至于不厌其烦的说


感谢看了这篇文的朋友。


感谢参与这篇文直到最后成本制作的朋友


喜欢和爱是一种动力,而真正的续航则是你们的回应,感谢你们和我一起


跟着这篇文一同走过。


这是我的荣幸。


让我想想,让我想想,那我就最后结尾就喊一喊吧


因为好多姑娘都会问还有没有新坑


那么————————


Dasiv的双花,不毕业!


谢谢所有看到这里的姑娘


双花的大学paro


我们下一个坑


明天见!


孙哲平,张佳乐,繁花血景一万年,一!万!年! 





评论
热度(1685)

© Psamathe | Powered by LOFTER